中国通信网 » 移动互联网新闻

欢迎访问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网上营业厅

电信运营商的江湖 已容不下中国联通?

中国移动利润高达1087.41亿,中国联通(600050)利润只有6.3亿,为什么三大运营商资源禀赋结构以及组织管理模式如此相同,但是经营绩效却差距如此之大?

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陆续在3月份公布了2016年经营业绩,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两个数字:中国移动利润高达1087.41亿,中国联通利润只有6.3亿,相形之下,引发的思考是为什么三大运营商资源禀赋结构以及组织管理模式如此相同,但是经营绩效却差距如此之大?——全球的电信行业进入了赢者通吃的时代是主要原因,这主要与技术升级周期缩短、移动互联网应用模式以及监管价值取向变化三个因素有关。

通信技术的代际更替周期缩短,导致赢者通吃技术红利

3G的周期从2000年第一张全球牌照发放到2009年挪威TeliaSonera商用LTE网络用了9年;3G在最大的市场中国只用了3年就寿终正寝;2013年中国商用4G之后,2018年中国移动已经宣布预商用5G,美国FCC在2月份正式分配了5G频谱,VerizonVerizon 已经开始为美国11个城市的部分用户提供5G服务。

通信技术代际更替周期缩短,为现金充裕的电信运营商提供了竞争优势获取的机会,这些运营商可以使用手中的资本指挥棒吸引如饥似渴的电信设备商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展网络系统升级,而处于行业竞争劣势的电信运营商一方面由于身陷利润增长的泥沼忙于脱身无暇他顾,另一方面资金捉襟见肘,只能用于可以对改善经营业绩有关的短期市场行为上,会错失技术更迭周期的红利。

这一点,其实在中国市场表现得极为明显,在5G上中国移动非常明显地处于领先地位,按照中国移动的规划,2017年将开展系统验证形成预商用样机;2018年通过规模试验形成端到端商用产品和预商用网络,并极有可能在2020年商用5G。中国移动也联合产业发布了5G网络切片白皮书,并在2016年成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

这是因为中国移动自身受够了3G时代网络的苦头、享受了4G时代网络的甜头,所以在5G上更为积极和主动,在中国移动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其已经开始优化传输网投资,迎接5G和物联网的需求。

中国联通在2016年财报中提示了即将升级的风险,在笔者看来主要是5G加速商用的风险,中国联通在财报中说:“运营商网络演进速度日趋加快。公司需要不断跟进技术演进、升级网络、提升服务水平,以适应这些变化。”

但是当前行业竞争的焦点依然是4G,网络质量的竞争依然是竞争的基础。在这方面,中国联通尽管在2016年亡羊补牢有所改善,但是与竞争对手,无论是中国移动还是中国电信,都还存在差距。对于利润微乎其微,现金流也只有74亿的中国联通来说,尽管王晓初董事长已经意识到5G上不能再犯4G时代的错,但是实际其推进力和投入的程度依然值得持续观察。

技术更迭的风险导致赢者通吃的另一个例证是窄带物联网,中国电信即将在2017年全国商用NB-IOT网络,领跑三大运营商,与中国联通相比,中国电信的营收规模和净利润率都要好得多,所以尽管中国联通最早在上海宣布了NB-IOT示范应用的消息,但是在实际的推进过程中却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处领跑位置,比如在鹰潭中国移动首先建设了覆盖全市的全域窄带物联网网络,随后中国电信也在鹰潭加大了投资力度完成全域覆盖。

近日多方公开消息显示,中国电信在2017年上半年,将建成规模、覆盖、质量和应用范围都居于全球领先地位的NB-LOT(窄带物联网技术)网络,实现全网商用部署。而去年9月份公开的消息是中国联通在2017年只是试商用窄带物联网。

因此,笔者认为,技术升级越快,对于市场领先的运营商越有利,因为他们既有足够的资本投入,也有足够的“闲情雅致”思考。

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模式的赢者才能通吃用户

在笔者看来,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基础安全体系是建立在“短信验证”基础之上的格局,是移动互联网帮助电信运营商提高用户更换网络成本的主要原因。随着实名制的强制普及,手机号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基础设施,在用户的身份验证、行为确认、关键信息传递上,短信是目前主要的载体和通道。

所以,移动互联网应用越多的用户,其离网成本越高,尤其是这几年发生在互联网金融和电信领域的用户信息泄露导致的诈骗和财务损失,更加使得用户不敢轻易放弃一个号码。

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应用与电信运营商流量的融合趋势也是导致赢者通吃的主要原因。以2016年为例,中国三大运营商围绕视频内容、游戏、汽车出行等领域,与腾讯、阿里、滴滴、搜狐视频等互联网公司,或推出专用套餐,或推出专属互联网公司业务品牌的用户卡,其主要目的是实现流量与内容的融合,这种融合,增加了用户离网的成本。

而结果就是,被移动互联网应用粘住的用户,越来越难以被其他运营商挖走。所以尽管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从2016年开始就积极推动全网通手机的概念,试图降低用户更换运营商时在手机上的成本,但是实际效果却收效甚微,以至于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提出争夺第二卡槽的概念。但是在笔者看来这属于舍本逐末,未能认识到问题的本质,还在电信运营商熟悉的终端领域腾挪,殊不知影响用户更换运营商的最大门口已经不是手机,而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

提速降费的资源消耗战改变了资源配置模式,导致赢者通吃市场

在今年两会期间,提速降费的要求更为精准,取消长途漫游费以及为中小企业降低宽带接入费用,将给运营商带来巨大的收入压力。中国移动在2016年财报中说,根据当前业务结构静态测算,取消国内长途和漫游费,中国移动一个季度损失是40亿元;降低中小企业有线接入和国际长途资费损失30 亿元,一年损失280亿,这对于利润率和营收都遥遥领先的中国移动有压力,但是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尽管中国联通没有公布具体影响数据,但是以用户规模等比例推算法,中国联通的损失将是中国移动的四分之一,即可能在70亿左右。

纵观这几年电信行业监管的价值取向,一是开放进入,二是释放电信改革红利,即提速降费。这需要电信运营商承担更多的经济发展责任,让利成为主要的诉求,这种诉求会越来越明显。

提速降费将通过两个途径加速赢者通吃

第一个是网络建设,有线宽带网络建设和无线网络升级,都需要大规模的投资,在这方面,电信运营商必然需要增大投资支持,尽管总体上三大运营商网络投资开支在2016年都有所下降,但是这是在4G网络建设进入尾声的必然结果,而提速的要求提出来之后,新一轮的投资,尤其是中国移动在企业宽带接入和家庭宽带接入上或许会加速投资,作为资源消耗战,显然资本雄厚的运营商更有机会。

第二个是资费经常得到鼓励,三大运营商将进入价格战的红海,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价格管制和协调机制已经失效,就看谁能够忍到最后,这一点从两会之后三大运营商的价格行为上已经可窥一斑。

无论哪种途径,本质上都是资源消耗战,现金流充裕的中国移动无须担心资本的问题,中国联通则可能需要像往常一样不断地发行短期融资债券艰难度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的电信行业重新进入了赢者通吃的时代,并且在5G时代这种趋势可能不会有结构性的变化。

作者:陈志刚   来源:水煮通信

中国联通网上营业厅 更新日期:2017/4/23 22:54  浏览:

本文网址:http://t.58q.org/5151.html